投资界的“元宇宙”:X 宇宙宣言 (知名元宇宙平台公司)最有价值艺术游戏IP

Connor 币安交易所下载 2024-06-18 29 0

戴帆(DAI FAN),在欧美举办众多极具争议性的展览,大名鼎鼎的全球性艺术家,人称“鬼才”、“引领二十一世纪潮流的先锋偶像”,“十年来强大无比的图像和观念制造者”有投资价值的虚拟币

戴帆在2022年创立世界知名元宇宙平台X 宇宙宣言( X Universe Manifesto ):包括数字时尚、数字娱乐、数字地产、数字科技综合性平台有投资价值的虚拟币。X 宇宙宣言( X Universe Manifesto )集结了时尚、娱乐、游戏、电影、地产、零售等领域,开发包括虚拟偶像、数字时尚、数字地产、创新游戏设计音乐、运动鞋、NFT、区块链、皮肤设计等集时尚、游戏、科技于一体的综合数字品牌。

X 宇宙宣言( X Universe Manifesto )极具创造性和爆发力,是当代全球最为瞩目的元宇宙平台有投资价值的虚拟币

提出无法满足的要求,完成无法完成的使命不受可能性的约束,突破可能性的极限异想天开天可开,不切实际最实际“世界上著名的科技与艺术交叉研究者之一”和“前卫艺术先锋的偶像”、当今全球艺术界最炙手可热的艺术家戴帆(DAI FAN)的最新作品在展览中,敏锐地观察当下最新的科技变局,从信息、生物、机器、身体、控制论、虚拟生命 、病毒、软件等入手,对人面临的困境做了前沿的分析,并不断探索新的出路,对人、生命、身体、机器、信息等传统理念进行了新的拓展,探索人的各种可能性有投资价值的虚拟币。 最后提出“我们必须拆掉何者可能与何者不可能之间的界限,并以新的方式重新界定这条界线”,即我们不能受“可能性”的约束,要突破可能性的极限,方才有未来。这是一种全新的解读,对于当下“人是什么”新形势新问题提供了一种全新的视角。

DAI FAN · LIFE X

展开全文

DAI FAN

DAI FAN · LIFE X

DAI FAN · LIFE X

DAI FAN · LIFE X

DAI FAN · LIFE X

投诉

戴帆(DAI FAN),在欧美举办众多极具争议性的展览,大名鼎鼎的全球性艺术家,魅力四射的建筑师,光彩夺目的文化理论家,人称“鬼才”、“引领二十一世纪潮流的先锋偶像”,“十年来强大无比的图像和观念制造者”,激进左翼分子有投资价值的虚拟币

DAI FAN · LIFE X

DAI FAN · LIFE X

DAI FAN · LIFE X

新型冠状病毒至少在两个方面是后人类有投资价值的虚拟币。首先,也是最明显的,因为它对人类的意图、欲望和动机视而不见。在美国,这导致了一种奇观:尽管病毒对人的生命造成了骇人听闻的损失,但政客们也只看到了尸体堆积在停尸房的景象。正如许多人观察到的那样,这种病毒并不区分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、自由派和保守派、基督徒和犹太人、福音派和穆斯林。在美国这样一个党派分明的国家,这为对话提供了新的可能性。聪明的州长们,例如加州的加文-纽索姆(Gavin Newsom),正意识到将政策置于政治之前的优势,而不是去批评唐纳德·特朗普,即使特朗普应该被批评。美国国会以惊人的速度走到了一起,通过了刺激性法案,甚至特朗普也不得从其早期所说的病毒是“民主党的骗局”的说法转向更多基于事实的做法(虽然还是会有一些宣传)。第二种意义技术性较强,虽然不难把握。从进化的角度看,人类和病毒采取了截然相反的策略。人类在进化过程中,通过朝更大的认知复杂性、语言的发展以及大脑和身体的相关变化进化,通过进化出复杂的社会结构,以及在人类的近代史上,通过先进的技术设备(包括人工智能)来增强自己的能力,从而在其进化的范围内取得了主导地位。相比之下,病毒则向着越来越简单的方向发展。病毒通过劫持细胞机制进行复制,并利用它进行增殖,这使得它们的基因组比细胞本身小得多,这也是有利于快速复制的特点。那么,从广义上讲,这两种策略似乎完全对立。然而,最近的研究正描绘出一幅更为复杂的图景。正如阿努·达希亚(Annu Dahiya)所认为的那样,病毒不能在没有细胞的情况下进行复制(因为它们利用细胞机制来复制自己)的想法现在受到了质疑【Annu Dahiya, “The Conditions of Emergence: Toward a Feminist Philosophy of the Origins of Life” (PhD. diss., Duke University, in-progress)】。她讲述了20世纪70年代初索勒·斯皮格曼(Sol Spiegelman)在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实验室进行的一系列实验,这些实验以优雅的简单方式证明了这一点。在证明病毒RNA确实可以自我复制后(尽管是在体外而不是体内),斯皮格曼将病毒Qß噬菌体RNA、RNA复制酶和盐类混合在一个试管中。在病毒复制后,他再将溶液稀释多次,丢弃大部分的试验培养基,加入更多的富含RNA复制酶和营养物质的培养基。这相当于创造了一个环境,用一个人类的比喻来说就是:在这个环境中,90%的人死了,剩下的人就会在之前拥挤的地形上散开,然后90%的人死了,以此类推。这就形成了一种强烈的选择性压力,它有利于那些能够最快复制的实体。正如达希亚所总结的那样,“最成功的病毒复制RNA通过每一次的序列转移,连续地缩短了它们的序列。这导致它们失去了几乎所有与RNA复制酶结合无关的遗传信息。最初的Qß噬菌体有3600个核苷酸,而实验结束时的RNA噬菌体只拥有218个核苷酸”。

DAI FAN · LIFE X

评论